看花絮,所以这是互相在摸啥呢( ・◇・)?

~\(≧▽≦)/~

。徐巍。:

私自画了画您的文中的场景。呃啊,请您千万不要在意...

新剧我没看,所以蝴蝶君和公孙月的场合是我的想象...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这样,要是的话就超级惊悚了。

我一直在脑补书爹那个小拳拳捶你胸口啊,真是,不知该如何描述那种魔性感

等等,我胸骨有点疼。

给您祝福和hug~今后依然在这个坑里敲碗等粮 @檀十二 

昨晚做了个梦

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史藏。
梦到藏镜人是一个霸总,史艳文是他的司机。
后来他们就搞到了一起。
“你现在是在上你的老板。”
“嗯……那我再尽职一点。”
后来藏镜人就开始跟员工打牌,最后把整个公司都输给了员工。
史艳文:“玩够了不玩了?”
“玩够了。”
“开心了?”
“开心了。”
“那我们回家。”
“嗯。”
然后司机带着霸总扬长而去,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车屁股尾气。
醒来的我:不愧是纯阳惯弟啊……

无欲天里长蘑菇了

舌尖上的万年果☆〜(ゝ。∂)

讲解万年果构造的谈老师,答对问题奖励一串谈(tang)葫芦

    俏如来:为什么我们一到床上你就一动不动像条咸鱼?

    砚寒清:我正在向你演示什么是“寡欲,善为下”。

    俏如来:一动不动你善为下个雁毛!QAQ

    ————
    因为潜伏内心偶尔蠢蠢欲动的作恶欲,有时候忍不住非常想看鲛人噼里啪啦掉珍珠泪,简直好想弄哭,请为我哭泣。 

    然而砚寒清就像一包强力去污粉,让人污不起来,谁来告诉...

欢迎回来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特别幸福!

    温皇久闻砚寒清,海境之咸鱼者也,谓凤蝶曰:“吾与此鱼孰咸?”凤蝶曰:“主人咸甚!砚寒清何能及主人!”酆都月曰:“楼主无人可比。”俏如来曰:“砚仔不若前辈之咸。”

    明日,砚寒清来,孰视之,自以为不如,窥镜而补妆,又弗如远甚,暮寝而思之曰:“凤蝶之咸我者,怨我也。副楼主之咸我者,吹我也。俏如来之咸我者,欲护海鲜者也。”

【傲谈】欢迎在七夕收看昆仑山电视台

给高寒太太交作业,昆仑山组七夕快乐,现在让我们把镜头转向直播间。(谁能教我怎么艾特)

谈:欢迎收看昆仑山卫视,在这个七夕来临之际,我们给大家提前拜个早年。

傲:这种老梗由我们来说立马就多了新意。

谈:在我给傲笑红尘讲了三百年后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个老梗,真是可喜可贺,调戏老实人始终令人身心愉悦。

傲:这说明了文武半边天这三百年来只做了口头占我便宜这一件事情。

谈:意外的一记直球,打得我有点懵逼,甚至不知如何反驳。那么现在首先让我们速播一下苦境的近况,很荣幸我与傲笑红尘都参与到了现在斩魔录的录制工作,打的酱油足够昆仑山再用两个月了。红尘再出谈无欲,此地便该脱凡俗,一别经年,此番再出,已是床...

空巢二叔

© 檀十二 | Powered by LOFTER